发布时间:2018-09-11
  • 税改限酬齐下影视业陷寒冬?实地探访还原“横店危机”
  • 限古令、税政、片酬限价三管齐下,有传闻称,以古装剧拍摄为主的横店“50%影视剧项目已停工”,武行、服化道等基层人员以及群演工作量大大减少,饮食住宿等周边产业也一片萧条。真实情况是?

  近日,有媒体曝出横店各影视工作室收到的东阳市税务局通知,不符合个体工商户税收定期定额管理条件的影视工作室,要于今年6月30日起终止定期定额征收方式。并需在45天内补缴税额,否则税务机关将依法处理。征收方式将改为查账征收。

  自6月初崔永元曝出影视业“阴阳合同”后国家税务总局介入调查,税务严查、影视产业链即将被严厉整治的传闻便日渐尘嚣至上。

  首先是包括华谊、唐德、欢瑞在内的九成影视股股价持续下跌,市值缩水。随后“补交今年1-6月份的税款”“所有影视工作室税率一刀切高达42%”等传闻引发了一波行业震动。

  关于明星片酬的相关政策也开始进击,如“片酬不得高于制作成本的40%,主演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70%”。8月,优爱腾三大视频平台和400多家影视公司,先后发起抵制高片酬的联名倡议,首次给明星片酬明码限价5000万。

  限古令、税政、片酬限价三管齐下,这些政策最早产生效应地方,是1996年建 3354 、与中国影视业共生20余年的亚洲最大影视城横店。有传闻称,以古装剧拍摄为主的横店“50%影视剧项目已停工”,武行、服化道等基层人员以及群演工作量大大减少,饮食住宿等周边产业也一片萧条。靴子还未真正落地前,“横店进入寒冬”传闻已经疯传。

  在那一纸盖着东阳税务局红戳的通知发出前夕,新浪娱乐曾对横店——这个中国影视行业最受影响、最受冲击、最受关注,也最具有反作用力的地方,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实地探访,并对话横店众多影视从业人员,与影视业休戚与共的周边人士,以及身处漩涡中心的横店影视城[微博]官方,试图厘清还原这场联动、渗透了整个影视产业链的“横店危机”。

  尽管横店影视城有限公司桑小庆否认了外界传言的影视城营收下降42%,但横店之外,整个影视产业链的蝴蝶效应已经产生。

  横店、无锡、霍尔果斯等影视税收优惠地区开始调整税收政策,一些需要补缴大量税款的中小影视公司受重创甚至倒闭。明星们和影视工作室面临查税和片酬占比难题,合同不敢签,很多项目不得不停工来观望。部分产业链下游的影视营销公司也因为新戏减少,业务量下降。

  到底这个“冬天”会持续多久?

50%影视剧项目停拍?横店网剧网大多而大剧少

  没有地方比横店更能感知到中国影视行业的风吹草动。限古令、税政、片酬三管齐下,“50%影视剧项目停拍”的传闻不胫而走。有爆料称,目前在国内最大的影视基地横店拍摄的剧组不到十个,而往年会有四五十个,最多的一次记录是将近六十个。相比于去年多部古装大剧齐拍,今年的横店影视城大剧组稀少。

  负责横店所有影视拍摄相关事务的横店影视城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明英,和副总经理林小良对此爆料表示否认,“现在在横店拍摄的剧组有28个,前几天还刚刚杀青了四五个。不瞒你说,我们横店影视城提供给剧组的酒店入住率是99%,即使领导给我们的任务是98%以上。”

  不过,横店影视城官方对新浪娱乐提供的2018年1—8月份剧组明细显示,这28个剧组里还包含“中国司法之路”“博物馆宣传片”“重庆特殊团”等几部纪录片,其他的剧组,也是一溜儿网剧和网络大电影:《九天玄鸟》《未来唐伯虎点秋香》《魔道白骨衣》《黄飞鸿之狮魂觉醒》《青衣道士》《黄花塘往事》《宝塔镇河妖3》《奇门斗法》《皇家龙虎豹》《混世魔猴》《九宫密码》《天书》……看这些貌似志奇志怪的作品名称,便知八九不离十是投资不大、阵容不强的班底。

  新浪娱乐探访横店影视城的几大景区,包括清明上河图、明清宫苑、广州香港街、秦王宫、华夏文化园、红色旅游城以及一些景棚、外景地时发现,几乎每个景区都只有一两部戏在拍。肉眼可见,绝大部分是网剧和网络大电影。剧组最多的明清宫苑有3部戏在拍,分别是网络大电影《虎门镖局》《锦衣卫神探》和貌似网剧的清宫戏《深宫之步步杀机》。

  林小良不避讳地对新浪娱乐展示,下属们向他报告横店影视城各大景区每天在拍剧组名单的微信群,他回复了其中一个汇报:“没什么大剧组。”他对此解释道:“其实前两个月杀青了一些大剧组,比如《陈情令》《江山纪》《白发王妃》《听雪楼》《庆余年》《绝代双骄》《大明皇妃》,现在因为政策的影响,确实现在大剧组比较少,但这和横店的管理是没关系的。”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大剧组。新浪娱乐实地探访发现,横店目前有两部头部古装大剧在拍,一部是去年的爆款古装剧续篇,一部是两位电影咖主演的古装神话剧。或是由于敏感时期,这两部剧几乎没有任何宣传,后者尤甚,连很多业内人士都不知道其已经开机。林小良也坦承:“确实有一些剧组要求我们不要将他们放到公开的剧组名单上。”

  饶是如此,对比去年6-8月份横店有《香蜜沉沉烬如霜》《延禧攻略》《巴清传》《扶摇》《凤求凰》《朝歌》《芸汐传》《夜天子》《深宫计》《天下长安》《独孤皇后》等大古装剧在拍,前年同期有《大军师司马懿》《楚乔传》《择天记》《大唐荣耀》《远大前程》《独孤天下》《孤芳不自赏》《轩辕剑之汉之云》《射雕英雄传》《龙珠传奇》《柜中美人》,今年的横店剧组从数量到体量、咖位来看,确实弱势些。

  “因为古装剧受到制约以及税收、片酬问题,大家都在观望,这钱投下去好不好?以及演员的片酬税由谁来负责?如果是演员负责,有的演员可能就不来了。如果是投资人负责,那投资人的成本就增加了,他们也要重新考虑划不划算。”陈明英对此并不讳言,不过她也强调,“有些大组停拍了或延后了,但是这不影响我们整体的营收,也不是像外界所说的‘惨淡’,这个我们完全有数字可以说话的。”

  根据他们提供给新浪娱乐的数据,横店影视城2018年前8个月的剧组数量是263个,2017年同期是205个,2016年同期147个,2015年同期101个。(注:以上数据均不包含广告片)

  对于这份逐年递增的剧组数据,新浪娱乐对比剧组清单发现,相较于2018年,前两年“志奇志怪”的作品名极少。有业内人士猜测:“这可能是因为以前网络电影都没有资格列入横店剧组名单,但现在情势所逼,不得不列入名单。”

  陈明英向我们展示与各剧组对接的微信纪录,“你看,很多剧组都只是延后了,他们都继续在横店筹备。很多剧组跟我们合同都签了,经看好景了,场景的押金都打给我们了,房间也都订好了。那现在他们押金也没有要回去,并不是说不拍了,等条件好了,他们还是会来横店。”

  据横店影视城统计,目前在横店筹备的剧组约54个,其中大剧组18个,“这些剧组9月开始将陆续开机,可能有的剧组需要十来个摄影棚、最少两万平方米的那种组。”

基层人员周边产业被冲击? 更重视发票都在观望

  除了开不了机的大项目,影视行业较为基层的工作人员以及与旅游业周边产业,同样在切身感受着这一轮冲击。

  石可道具库是横店乃至全国最大的道具库之一,拍出的影视作品数不胜数。道具库有两栋大面积楼房,每栋都有好几层,每层都分类整齐地摆放着各式唐汉、明清、欧式等不同类型的家具、生活用具和装饰品。

  老板的女婿对我们一一“指认”了最近热播的两部清宫戏《延禧攻略》《如懿传》所用过的龙椅、屏风等物件,“这两部剧都挺舍得花钱的,很多东西都是定制的。”

  不过,偌大的道具库有些“人气不足”。在我们探访的二十来分钟里,仅有一辆剧组货车在往外运输道具。在一排排满满当当的货架之间,只有零星几个剧组美术师在挑道具。——这情况显然与这家道具库巨大的存货量不相匹配。

  一位工作人员小声告诉我们:“多少还是有影响的,毕竟剧组少了。”

  在横店拍摄网络大电影《后宫》的武术导演王亚龙称,目前横店剧组尤其是大古装戏剧组少,对武行们影响颇大:“有的兄弟可闲了,可能一个多月没接着活儿的都有。别说跟组了,跑外围(接散活儿)都难。普通武行本来工资就不高,很多人十几天接不到戏,可能就没法儿养家了,心里就挺着急的。”

  曾经在张纪中[微博]版《神雕侠侣》中给黄晓明[微博]、刘亦菲[微博]当动作替身的武术导演郭亚莎告诉新浪娱乐,横店外围武行的工资一般是300一天,技术好一点的400、500一天的也有。相对于跟组平均月薪八九千,辛苦且危险系数高的武行跑外围多是无奈之举。

  目前,郭亚莎正在横店拍摄网剧《天雷一部之春花秋月》。他表示,因为这部剧在政策传闻巨变前就已经开拍,且以新人为主阵容,故受政策影响不大。但他也透露,如今剧组更加注重发票了。“这样在账目上会更清楚。这个很正常,我觉得也不是说刻意地在开发票上严格,这就是一个正常的手续。”

  横店华星餐厅的老板骆先生也透露,如今剧组人员确实更注重发票了。“今年崔永元那事儿发生后,影响挺大的,剧组的人来吃饭就开始很讲究了。以前那些人吃什么,或者请吃饭,根本不会记账,都无所谓的。现在每天吃饭都要发票。他们很多人有自己的公司,需要报税。”

  十年前,在香港生活二十年的骆老板回到家乡,在横店开了第一家茶餐厅大城小厨。因为地道的港味,大城小厨和后来开张的华星餐厅先后经历剧组人员常光顾的辉煌时期,周星驰、徐克、尔冬升、赵丽颖[微博]、林更新[微博]、陈伟霆[微博]等都曾来这里用餐。

  从去年年底开始,生意渐渐不再火热。“生意差不多减少了一半,因为开销大,现在收入最多可能是一万五到两万一个月,只相当 2238 一份工资,还得冒风险。”骆先生苦笑说,如今店里只留下了基本的人手,“以前20个人,现在才12个人。”

  相比大城小厨和华星餐厅,横店另一家网红茶餐厅忆庙街算是近两年的后起之秀。老板表示自己的生意并未受到影响。“剧组肯定是变少了,但是有很多剧组在观望,就还是在横店筹备,所以我的客人还是没有少。”

  “我可能只是一个外人,但是我知道他们每天聊什么,就是大家怎么去解决,怎么去处理这个问题。目前的状况只是暂时性的,你该筹备还是筹备着。我觉得我这个信息表达得是很准确的,因为我这里可以说是横店剧组最集中的地方”,老板笃定说。

群演无戏可接? 不少人选择离开终成“路人甲”

  横店群演,也称横漂,曾在尔冬升电影《我不是路人甲》中进入职业的高光时刻。但作为整个横店影视产业链中个体最不具不可替代性的职业,在大环境的巨变之中,有传闻称横店群演们也集体陷入无戏可接的窘境。

  2003年横店影视城为了对混乱的横漂生态进行统一管理,成立了演员公会,群众演员需持证上岗。从去年年底开始,公会进一步规范制度,要求每个群演只能加入一个由公会管理人员作为群主的微信群,群演们可以在微信群里有序认领剧组通告。不过,在横店国防路上的演员公会演员服务部里,新浪娱乐发现依然有不少群演围坐着等通告。

  刚来横店两个月的群演小李告诉我们,两百多人的通告群里通告并不多,运气好的时候一天来两个剧组通告,大多是小剧组,一般只需要十几二十个人,只要一发出来,就会被秒抢光。

  “来了后发现需要的群演并不多,大古装戏不让拍了,那种戏需要的群演才多。我们来这里等着,是为了碰碰运气,比如有的剧组拍戏临时换场次需要群演了,会开车来服务部里拉人走。”小李解释称,来了横店两个月,没抢到几次通告。

  和很多横漂一样,小李的朋友大飞当初是因为看了尔冬升那部《我不是路人甲》而来到横店,如今已经驻扎在横店两年。他说,从去年年底到今年,活儿确实是变少了。“我现在也就跑跑相熟的领队私下留给我的名额,不过也不多了。戏荒的时候,我就赚点外快过生活。”

  似乎比小李和大飞幸运的是特约演员小马。28岁的小马曾经是一名军人,来横店的两年时间里,他跑着群演的活儿,主业却是运营一家名叫倾城国际的青旅。他最近跑过通告的大剧组是7月份杀青的张新成主演的《大宋少年天团》。

  倾城国际前台的姑娘告诉我们,为了不影响其他客人的居住质量,以前店里会将长住的群演的接待人数控制在10人以内。“但是这两个月,很多群演没戏拍,不少人离开了横店。这个走在街上就能发现,以前自备小板凳以方便在片场休息的群演很多,现在就比较少了。”

  住在倾城国际的21岁姑娘英子是一名大三英语系学生。因为此前偶然在象山影视城被选为《极限挑战》第三季某期节目中孙红雷[微博]的配戏搭档,并见到了爱豆张艺兴[微博],她冉冉升起了当演员的梦想。“现在就是戏少呀。我的室友没戏拍已经在床上躺半个月了,另外一个群演室友前几天钱花光了没戏拍,也离开横店了。”

  横店影视城提供给新浪娱乐的数据显示:横店目前累计注册群众演员6多万人; 2017年,全年输送剧组的群众演员共69万人次,同比增长21%;2018年1-6月,输送给各剧组的群演人数约33万人次,同比持平。

  与这数据形成反差的是,有媒体报道因为如今大量群演无戏可拍,“桥洞底下躺着的又多了几个。”

  横店影视城有限公司董事长桑小庆不讳言,确实存在群演通告减少的情况。

影视城收入下降42%是错误报道 巨变是杯具还是洗牌?

  新浪娱乐走访至桑小庆位于万盛街58号横店影视城钟楼的办公处时,他第一句话便说:“最近关于横店的报道很多,也有其他媒体来了横店,但是你们是第一家来找我们的。”

  他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机,指出近期某篇关于横店的报道中的一句话“一位横店影视城的内部人员表示,‘今年影视城的收入下降了42%’”。“之前也有好几篇是这样,首先他们也没有到过我们公司采访,这些数据我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而且这些数据信息都是错误的信息,我们公司营收怎么就下降了42%?”桑小庆表示无奈。

  虽然横店影视城近年的营收数据,对方表示不方便提供,不过桑小庆直言,“我们还上升了呢。”

  对于限古令、税改和片酬限价所带来的行业动荡,桑小庆将之形容为“洗牌”。

  “可能对某个明星,某一个影视公司,这一阵会比较难过,甚至有些公司可能以前不规范,现在还不一定熬得过去。但是我觉得对整个行业来讲,纳税也好片酬限价也好,都太正常了。哪个行业能靠偷税漏税发展壮大的?我们内部开会,也觉得片酬限价不是坏事,意味着剧组有更多的钱花在制作上面,才有钱租得起摄影棚,才用得起好的景。否则一部剧还没拍,两个主演就把50%的钱先拿走了,这不正常,全世界也没有这样的先例。”

  桑小庆还提及最近热播的《如懿传》《延禧攻略》,“它们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在制作上肯花钱。特别是于正[微博],我们知道他在演员上不大愿意花钱,但制作上的钱他绝对不省的,他一千多万搭个景是很正常的事情。”

  《如懿传》制片人黄澜也曾在新浪潮论坛上声援“平台限价”,称这一举措能过滤掉特别浮躁的投资。

  “这两年圈子的确发展得太快了,很多不成熟的都被拔苗助长了,但在这个过程中,泡沫也会过滤掉,能留下真正有演技有追求的人。没有任何一件事可以灭绝真正的热爱,如果你以前片酬一千万,现在五百万你就不干了吗,这也不见得。我们应该敞开怀抱去观察未来会怎样发展,大家会更好的反思究竟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值得你付出风险和成本,也许我们会因此变得更好,制作会更集中,出来的作品也许会更棒,拭目以待。”

  当被问及当下古装剧政策、税政以及片酬政策对横店影视城的影响,桑小庆并未否认目前横店不少大剧项目停拍、网剧网络电影居多,但他也乐观强调,“寒冬”是不存在。

  “横店影视城做的不是个别公司的业务,也不是做某个题材的业务,更不是做半年的业务。我们做的是一个理论上具有持续的行业业务。我们不会把这种短期政策性的,甚至逃税个案性的情况,来作为一个行业兴衰的标准。而且老百姓的精神文化需求是长期的,不管是电影、网络剧还是电视剧,只是平台不同,对他们来说都是作品。”

  5ac  桑小庆表示,横店影视城领导层正在研究方案,如何去帮助真正有困难,长期优质合作而且确实比较优秀的影视公司。“比如我们愿意拿出一些资源,比如给一些银行的优惠,或是拍摄的优惠政策等,大家一起‘过冬’嘛。”

  “帮助他们度过最多半年或一年时间,我相信这个时间不会长。这个时间不可能长的,因为从根本上来看,只要老百姓看影视作品的需求不改变,这个行业就始终还在,就始终还是会有一批影视公司存在。”

行业将停摆?整个产业链蝴蝶效应已产生

  8月底,新浪娱乐实地探访横店影视产业实验区时看到,园区门口的一整面墙上,贴着红色的“2017年度东阳纳税百强影视企业名单”。

  名单中除了横店影视股份有限公司,还包含华谊、天娱、青雨、唐德、天意、正午阳光、新丽、欢娱、欢瑞、东阳美拉、乐视花儿、梦幻星生园、拉风等国内影视制作行业龙头公司。相比于近几个月影视行业的愁云惨淡,这张喜庆的名单略显“祥和”。

  不仅仅是横店, b68 这场大地震波及甚广。早在8月初,编剧余飞曾告诉新浪娱乐,虽然并没有相关政策条文发布,但自己和不少编剧的工作室已经接到通知:从2018年1月1日起,作为一般纳税人的工作室个人所得税取消核定征收,全部改成查账征收。如果按查账征收,总体税率大概在收入的42%左右,工作室还需补交2018年1月至6月的税费。

  9月7日,有新闻爆料称,除了明星工作室税收税率从6%提高到42%外,政府口头传达要求各路明星10月份必须要补缴完税收,“政府的要求是,你先去补缴,到了10月底再抽查,所以现在明星艺人都在忙着去补税。”此爆料一出,“一、二线明星以及整个娱乐圈将面临大洗牌”等耸动标题扩散至全网。

  不过,将工作室注册在江苏新沂的某北京影视营销公司的负责人Alice对此爆料表示存疑。她告诉新浪娱乐,虽然政策还未正式下达,但自己公司已经收到了相关部门口头通知:累计年收入超500万的一般纳税人工作室从今年10月开始改成查账征收,但不用补税。“反正我们公司注册的园区是不用补了,但每个园区不一样。”

  至于艺人被要求10月份补缴完税收的传闻,Alice透露自己的公司也给很多艺人做财务,目前都没有被要求补缴。“每天的传闻都不一样,还是要等红头文件。”

  国内某一线男演员也有工作室注册在东阳,其宣传人员并未透露工作室或艺人是否需要补缴税款,不过他们也承认,因为目前没有明确的税务政策落地,但却有各种传闻,导致演员虽然与剧方达成合作意向,但迟迟未能签订合约。

  “两方都疑惑,片酬税到底应该哪方承担?如果剧方承担会不会出问题?是应该按旧税制还是新税制来缴税?需不需要补缴?都是问号。签合同的事已经拖了一个月。”

  慈文传媒副总裁赵斌则告诉新浪娱乐,由于横店目前没有工作室在横店,旗下也没有头部艺人,所以公司受到的新税政和片酬政策的影响比较小,也没有新戏像很多项目那样停拍。

  不仅仅是影视制作公司、艺人方和影视工作室们头疼,不少影视营销公司也表示“不好过”。营销公司处在电视剧生产播出的下游位置,据新浪娱乐打探,有的营销公司在电视剧快杀青或快定档时接到营销案,也有的是在电视 111c 剧拍摄期甚至开机前提早进入,以对剧集进行营销点的提前预埋或筹备。

  在第二种情况下,当电视剧因为限古令、税务、片酬等问题停拍或延迟拍摄时,营销公司就倒霉了。Alice透露,自己一个朋友的营销公司主要做电视剧营销,“确实是受到影视剧项目停拍影响,业务没有以前那么多了。”

  北京某家新兴影视营销公司的宣传总监李子表示自己的公司并未受影响,但长远来看,情况似乎也不容乐观:“电视台网站积压的剧目很多,就算制片方因为税务拍片量减少,营销公司也还能从平台接。至少这些待播剧播完之前,营销公司应该影响不大。但长期来看,拍片的都少了,那营销公司剧的项目变少是早晚的事儿。”

  北京某头部影视营销公司的宣传小星有类似观点:“我和同事们都表示, 目前还没有感觉到业务减少,但明年可能会是‘小寒冬’。”

  有行业声音说,“行业停摆已成为大概率事件”。当新浪娱乐将制片人黄澜“挤压泡沫”的观点转述给《如懿传》导演汪俊[微博]时,他也表示并不认同。

  “不可能说挤出去了就挤出去了。我去台湾见那么多以前的制片人、大佬,都是拍过琼瑶剧的,一个个在饭桌上抹眼泪,说我们太惨了,我们一部戏的投资才50万人民币! 还不够你们一个演员的片酬。我们可能会走这样的路。当然我们人口基数大,可能没那么快。那天我们在吃饭时候,演员都开始说“冬天”了,只有泡沫才能繁荣,没有泡沫怎么繁荣?我对未来非常悲观。”(叶子/文 刘嘉奇/摄像)

栏目介绍

  新浪娱乐在这里帮您解读娱乐圈另一面。

主创团队

返回顶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