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8-10-08
  • 这个国庆档,开心麻花遭遇滑铁卢了吗?
  • 《李茶的姑妈》是开心麻花以电影化流程操盘的第一部戏,为什么反而遭遇了口碑和票房的双重危机?或许只有观众才能告诉我们答案。

  开心麻花正在遭遇成名以来最大的烦恼。

  自2015年国庆档《夏洛特烦恼》横空出世并一举夺得当年的档期票房冠军后,开心麻花的票房传奇正式拉开帷幕。《羞羞的铁拳》超过22亿、《西虹市首富》超过25亿,开心麻花系电影承担着票房再创新高的压力,也承载着观众们对于爆笑的需求。从2015国庆档到2018国庆档,四年的时间让“黑马”变成“白马”,这次却有点跑不动了。

  电影上映第三天,由周润发和郭富城主演的《无双》正式在票房占比上超越《李茶的姑妈》。根据猫眼电影在10月3日的预测,《李茶的姑妈》最终票房或为8.03亿,比《无双》低了6亿。另一厢则是口碑的败北,5.2分的网络评分是开心麻花系电影第一次低于及格线。

  开心麻花CEO刘洪涛透露,《夏洛特烦恼》的成功曾让开心麻花措手不及。

截止至10月3日21:00点整微博电影大V推荐度+猫眼电影票房数据截止至10月3日21:00点整微博电影大V推荐度+猫眼电影票房数据

  当时大家考虑的是如何做好电影,而非如何经营一家电影公司,所以第一部戏大卖后,后续的作品没跟上:《驴得水》用了其他剧团的本子,《羞羞的铁拳》则是完全诞生在《夏洛特烦恼》剧组的试水之作。当时公司甚至还不清楚市场化操作一部电影的流程,等到剧本完善时才开始邀约幕后主创,结果肯定是没有档期了。

  《李茶的姑妈》是开心麻花以电影化流程操盘的第一部戏,为什么反而遭遇了口碑和票房的双重危机?

  或许只有观众才能告诉我们答案。

观众get不到笑点,再精妙的佳构剧也是白搭

《李茶的姑妈》海报《李茶的姑妈》海报

  北京男孩小安今年30岁,文艺青年,资深话剧爱好者。他对开心麻花的认识从话剧圈开始,从经典作品《乌龙山伯爵》入坑。2017年,朋友送给他一张《李茶的姑妈》的舞台剧票,这成为小安看的最后一部开心麻花话剧,他因为这部戏正式脱粉了。

  其实早在前一年看《羞羞的铁拳》话剧时,小安已经发现自己粉不动开心麻花了。

  “感觉一部比一部没意思。”

  “后来看的几部,不知道是因为我话剧看得多,还是因为很多包袱直接源自网络段子,所以觉得没那么好笑了,就感觉低俗了,很容易尴尬,都是为了搞笑而搞笑,或者干一些正常人不会干的事情来搞笑”。

  在《李茶的姑妈》里,所谓的“正常人不会干的事情”并不少。比如为了拯救自己岌岌可危的生意,两个老男人竟然都向男扮女装的“姑妈”逼婚,三人一起举办婚礼。

  其实这一切可以用“佳构剧”来解释。

《李茶的姑妈》剧照《李茶的姑妈》剧照

  导演吴昱翰和主演黄才伦都强调,为了把《李茶的姑妈》这出男扮女的故事演出新意,在创作之初就加入了“佳构剧”的方式。

  所谓佳构剧,其特点就是离奇的情节、紧张的场面、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李茶的姑妈》的剧本其实非常完整精妙,不难看出创作团队花的心思。

  刘洪涛透露,开心麻花的所有作品从创意到排演,都要经过九大高层组成的议委会的投票决定,而目前观众看到的作品都是经过几轮投票9:0通过。《李茶的姑妈》自然也是通过了前期严格的决策环节,也经过了三年舞台巡演的实践,但问题还是在电影版暴露了。

  观众小马在最近先看了《李茶的姑妈》的电影版,第一感觉是笑点很低俗、表演很尴尬,全片除了沈腾出来的几分钟,她连尬笑的点也找不到。小马后来又去看了舞台剧版本的《李茶的姑妈》,坐在剧场的第20排,只能远距离看到演员的轮廓式表演,虽然依旧没有找到笑点,但是尴尬的感觉却降低了。

  “话剧是听声音、看身形,女扮男装显得没有那么假,但是电影那么多特写镜头,全程男扮女装看得生理不适。”

  来自吉林的95后观众小伍曾经为开心麻花前几部电影贡献过票房,这次她先观看了舞台剧版的《李茶的姑妈》,看完之后却决定不去看电影了。

  “特别污,但是太无聊又不好笑。”

  与开心麻花前几部作品相比,《李茶的姑妈》通过性元素设计了不少笑点,可这部性喜剧给小伍等一部分观众的观感并不好。在网络平台上,也有大量关于性笑点的吐槽——

  “狂打性的擦边球,多了就变恶俗了。”

  “男变女之后全是春晚小品路数的瞎胡闹,喜剧效果照搬麻花用烂的梗,且低俗不堪。”

真假“姑妈”真假“姑妈”

  中国电影并不具备性喜剧的土壤,《李茶的姑妈》不加节制地加入性玩笑,一不小心就越过了搞笑与油腻、低俗之间的那条线。而性玩笑也并非一个普适性的笑点,《李茶的姑妈》把大部分笑点都构筑在性这个字眼上,本身就是巨大的挑战。

  在电影上映前,或许主创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李茶的姑妈》舞台剧导演吴昱翰、张一鸣,以及主演黄才伦师出同门,最早都是由鞍山艺校同一个老师教出来的,他们的理念和想法很一致。这个故事最先是开心麻花创始人之一张晨提出的想法,脱胎于玛丽莲·梦露1959年的电影《热情如火》和经典喜剧《查理的姑妈》。

  几十年后,吴昱翰和黄才伦再次重构这种经典的男扮女叙事,他们想表达人不能太贪婪、面对金钱和诱惑还是要做回本性的自己这个主题,坚持输出正能量。

  如何表达这个主题?

  吴昱翰透露,基本的方式都是讲述小人物的成长,但他们希望黄沧海这个小人物的成长路线可以区别于其他开心麻花的剧。所以他们选择了多线式人物叙述和佳构戏剧的方式,形成一种混乱局面,而且只用单纯的一种手段。他们还担心观众不满足,所以思考了很多手段。

  经过舞台巡演的不断检验,如今大家看到的《李茶的姑妈》已经是一个化繁为简的作品。

《李茶的姑妈》剧照《李茶的姑妈》剧照

  “最开始演的时候,我们把什么都加在里面”,吴昱翰说。“其实现在是越来越干净了,因为越干净单纯,观众接受起来很快。而现在,更多的是我们在进行一些梳理,梳理得特别特别清晰,这样观众会特别直接去感受到你想表达的东西。”

  开心麻花的喜剧一向注重价值观的输出,《李茶的姑妈》的团队或许把过多的精力放在表达观点、形式设计上,反而忽略了最基本的笑点包袱。

  在不断的舞台检验中只简化出了一种适合舞台的叙述方式,真正移植到大银幕时,又遇到了两种艺术形式上的巨大壁垒。

  对于观众来说,好不好笑才是检验开心麻花喜剧的第一标准,这一次开心麻花可能高估了自己逗笑观众的能力。

代入感、笑中有思考,是开心麻花制胜的法宝

《李茶的姑妈》剧照《李茶的姑妈》剧照

  《夏洛特烦恼》《驴得水》《羞羞的铁拳》等几部电影拉高了观众对于开心麻花的期待,也拉大了开心麻花粉丝的基本盘。口碑爆棚的电影可以吸引非粉丝性质的观众贡献票房。

  在《李茶的姑妈》遭遇口碑滑铁卢时,仍然愿意走进影院买票的观众,可以被视为开心麻花的基本盘,而这个基本盘有8亿的规模,足以说明开心麻花的国民度。

  事实上,《李茶的姑妈》虽然被一部分观众诟病,但仍有一部分观众表示非常喜欢,能get到所有的笑点,开心麻花已经培养出一大批认可他们所有风格和尝试的铁杆粉丝。

  北京姑娘小刘和三个朋友一起运营了微博上的黄才伦后援资讯站。她在2013年因为开心麻花的音乐剧《爷们儿》入了坑,迄今为止已经看了20多部开心麻花的舞台剧,发现开心麻花的风格和笑点特别能戳中自己。

《夏洛特烦恼》剧照《夏洛特烦恼》剧照

  2015年国庆节《夏洛特烦恼》电影大卖之后,开心麻花特意在北京地质礼堂演了一场明星场话剧来回馈观众。对于这场意义非常的表演,小刘形容“如果我看不到真的会死的”。因为在微博上没有抽到票,小刘还去开心麻花的公司前台登记了名字,希望运气好能被分到余票。

  正式演出前一天,小刘又去地质礼堂外面碰碰运气,想着看看彩排也很不错。 她遇到了一个好心的开心麻花工作人员,真的送给她两张票。第二天,坐在地质礼堂的二楼,虽然只能远远看到偶像们的表演,但一切都值了。

  这一场夏洛的扮演者是黄才伦,事实上《夏洛特烦恼》巡演中黄才伦是饰演夏洛次数最多的开心麻花演员。

  小刘欣赏黄才伦的台词功底和古灵精怪的表演方式。2015年12月22日,在贺岁舞台剧《李茶的姑妈》中,小刘因为黄沧海这个角色彻底粉上了黄才伦。《李茶的姑妈》里那个工作了八年还没升职的小职员黄沧海,总让小刘想起自己。

  在国企从事文秘工作多年,小刘发现工作内容枯燥,职场关系很严肃,同事年纪偏大聊不来,生活总体很压抑。小刘常常想什么时候才能加工资、买房买车。

  小刘看了四遍《李茶的姑妈》,生活中的这些烦恼,每次都能通过看开心麻花的话剧排遣出去。

卢靖姗给黄才伦带假发套卢靖姗给黄才伦带假发套

  南京姑娘小贾在外企当工程师,看开心麻花的舞台剧和电影同样是她解压的方式。每次开心麻花电影上映都是她的档期内首选,而且一定会在上映第一天就去支持票房。

  小贾是喜剧爱好者,但她发现当下的喜剧电影市场,似乎只有开心麻花在拍年轻人的故事。

  “像徐峥和黄渤都是比较中年了,徐峥的《港囧》那种喜剧效果好旧啊,就是男人到了某个年纪,和妻子还有初恋情人那点事引发的笑点。像赵本山小沈阳那种喜剧就太东北了,比如要啥自行车这个梗,很多南方朋友根本get不到。”

《港囧》剧照《港囧》剧照

  贴近年轻人生活,在身份和经历上让年轻观众有代入感,是开心麻花的特点。

  开心麻花CEO刘洪涛分析,赵本山、郭德纲、徐峥、宁浩、黄渤、陈思诚等等喜剧电影团队,基本都是由一个艺术家牵头,而开心麻花最大的特点是公司集体创作,而优势则在于这些创作人员都是贴近普通人生活的。

  “麻花团队多数都是来自普通家庭,甚至寒门子弟,真正名门有钱人的极少极少,大家对于这个社会目前普通百姓最关心的事、最痛苦的事情都是感同 4000 身受的。所以创作的一定代表普通老百姓发出他们的心声,描绘他们的梦想,那为什么不被接受呢?”

  开心麻花粉丝普遍更关注的是电影传递的价值观。

《李茶的姑妈》剧照《李茶的姑妈》剧照

  在首映礼之后的观影调查中,受访观众都向澳门银河网站澳门银河网址表示,影片的三观很正,看完让他们对自己的金钱观价值观有一些反思。

  粉丝小刘说,自己迷恋开心麻花的一个原因就是“不是单纯讲笑话逗你笑,而是有正能量的东西打底”。作为北方观众,小刘也表示get不到辽艺的北方化笑点。

  “辽艺就是纯粹咯吱你让你笑,就像蛋糕上的奶油,吃多了一口都腻;麻花就比较细腻,像蛋糕的饼底,又甜又舒服,我看了不是为了包袱而笑,而是为了故事、表演、节奏而笑。”

  小贾也表示希望看完电影能获得一些思考。她在电影院刷了两遍《夏洛特烦恼》,后来又在网上看了很多遍。那时候小贾正处于感情的空窗期,有一个处于暧昧阶段的男同事,男同事认为《夏洛特烦恼》三观不正,小贾则认为电影的重点是如果人生给了你后悔的机会,你要如何去弥补。

  因为这部电影引发的价值观不和,小贾决定不再和这个男同事继续发展下去。

  开心麻花的电影给观众做梦的权利。无论是《夏洛特烦恼》的人生重来一次,还是《西虹市首富》的三个月花光十亿,最终还是在梦境结束后送上了一个正向的结局,告诉观众要珍惜眼前人、正确看待金钱。

  粉丝们喜欢这样的价值观:“我们知道社会满坑的,但是看电影能让你开心,又能往真善美的方向引导,看完电影就会觉得很暖。”

  这其实也是开心麻花一直的喜剧追求。黄才伦的喜剧观也是如此:“喜剧里面会透露着一些希望,大家看到以后心会很暖,会觉得生活很美好。这是我对喜剧的一个创作的方向。”

生活需要喜剧,更需要能引起共情的喜剧

《李茶的姑妈》片场照《李茶的姑妈》片场照

  刘洪涛最近接触了很多电影公司的老板和导演,大家普遍的困惑是不知道创作什么,常常创作出的是市场不认的题材。

  刘洪涛当时分享了开心麻花的经验,创作者要生活在普通大众中间,老百姓有什么烦恼,他也同样有烦恼,所以他创作的东西老百姓一定是接受的。用最俗的一个词来说就是接地气,就是体验生活。

  《李茶的姑妈》成为了开心麻花高速发展道路上的一个分水岭:上映前几日的票房冠军位置可以证明开心麻花品牌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基本盘,但更多的观众开始提出质疑。

  曾经站在观众中的开心麻花,在用完了经典作品的储备后,似乎渐渐远离了观众,渐渐找不到普适性的笑点和让大家感同身受的故事了。在突如其来的成功和一路顺风顺水之后,开心麻花是时候慢下来想一想了。

  在生活压力日益增长的年代,观众需要喜剧。

  中国电影票房总榜TOP10中,《唐人街探案2》《美人鱼》《西虹市首富》三部喜剧占据了三个席位。《羞羞的铁拳》《港囧》《夏洛特烦恼》都进入票房总榜的前三十。但失败的喜剧更多,《胖子行动队》《祖宗十九代》等大批喜剧都被观众评为尴尬之作。

  其他取得票房佳绩的类型片给予我们启示。

  从《战狼2》到《红海行动》到《我不是药神》,如今票房的秘密是共情能力。真正的好电影,能够找到普遍触达观众的情绪。对于喜剧而言,就是能引起共情的故事、能普遍触达的包袱和笑点。

《我不是药神》剧照《我不是药神》剧照

  《夏洛特烦恼》的成功就在于,它找到了人人都想有重来一次机会的共情故事。《李茶的姑妈》的失败在于,一个男扮女装被老男人YY的“姑妈”。真的很难让大众有代入感。

  开心麻花目前关于拍电影的研究都是通过《夏洛特烦恼》完成的。“我们关于电影的很多认识,无论是组局还是营销,《夏洛特烦恼》让我们基本上心里就有数了,然后等到做《驴得水》的时候我们这套东西被市场再次验证了。”刘洪涛所说的“这套东西”主要是指将话剧的原班人马延续到电影中。

  所以目前开心麻花做电影的方式仍然是从话剧起步,使用话剧的班底,经历舞台的磨练后再转化为电影。《驴得水》和《羞羞的铁拳》都是诞生在《夏洛特烦恼》剧组的电影。

  开心麻花坚持用话剧班底,意味着导演都没有执导电影的经验。

  《驴得水》导演周申、刘露去《夏洛特烦恼》剧组学习拍摄经验,《羞羞的铁拳》导演宋阳也参演了《夏洛特烦恼》,整个本子都是在2014年8月到10月这个拍摄期完成的。

《驴得水》剧照《驴得水》剧照

  2014年年底,《羞羞的铁拳》话剧版开始排演,2015年下半年决定拍成电影,2016年10月剧本准备完毕。写剧本期间,导演宋阳的妻子在等待肝源做换肝手术;电影首映当天,宋阳刚刚火化了病逝的母亲。

  在生活遭遇巨大变故的几年,宋阳写出了《羞羞的铁拳》,实拍阶段也遇到了很大的问题。

  “在电影工业上我们在一点一点摸索,别人可能在做剧本的时候就已经同步开始进行其它工作,我们都没有,我们都是等到剧本特别满意的时候再找人”,刘洪涛说,“然后这时候找不着人了,好多我们想用的那些人都没有时间档期。”

  开心麻花开始调整工作节奏,比如把电影筹备工作提前。但在《李茶的姑妈》这部戏上,从话剧转变为电影的基本思路并没有改变。

  《李茶的姑妈》创作于2015年,从三四月份开始讨论,到六月找到了故事的内核,十月进入排练。在2016年的开心麻花年会上,《李茶的姑妈》正式被宣布将要改编成电影。

  为了创新,《李茶的姑妈》选择了佳构剧的手法,这本身就是一种特别舞台戏剧化的架构方式,所以电影版也没能摆脱开心麻花电影一贯被人诟病的“舞台感太重”。

  但开心麻花已经开始改变电影开发方式。

  去年推出的话剧《婚前旅行指南》,本来是一个原创的电影剧本。刘洪涛介绍:“这个是以前从来没尝试过的方式,以前我们都先做话剧嘛,但现在是先出了电影剧本,我们也说先改成话剧吧。但是因为在最早构思的时候是按照电影,所以进入舞台之后反而有好多不太好革新的时候。”

《婚前旅行指南》舞台照《婚前旅行指南》舞台照

  《婚前旅行指南》将于明年四月开拍,目前班底已经搭好。同时还有另一部作品即将开拍。

  开心麻花进入了作品密集期,也在经历转型的阵痛期。开始以经营电影公司的思维做事后,刘洪涛也经常思考,如何创新?如何让观众不要审美疲劳?

  在他看来,《李茶的姑妈》是一个新鲜的尝试,但市场反馈和他的预期出现了偏差。

  《李茶的姑妈》的问题,其实也是电影化和小剧场里对于同一种笑点不同接受程度产生的问题,处理好电影改编与话剧IP的关系,仍然是开心麻花的一大挑战。

  曾经的成功,并非可以次次复制。

栏目介绍

主创团队

返回顶部
0